。。。。。。棖仱你怎么这么帅!!!

嘿这里是棖仱.

可好相处(x)来陪我玩嘛(x

全职高手

KHR

KNB

APH

基三

.对没错就是杂食动物x

[喻黄]放课后的音乐室04

终于完了!!!!!!!!!!第一次意识流的弄完一篇我也是蛮拼的!对此,我只想说。

 

任性。_(:3)【bu

 

 

——————————————————————————————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至少是现在。黄少天凭着自己的感觉随便找了条路走,虽然这个地方好像没有尽头,他自己怎么走都像是鬼打墙一样。这更是让他觉得喻文州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脑子有毛病的人,简直就是对不起他的脸。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是有原因的吧?这样想着推开了面前钢琴声流畅而且很轻快的一间房。喻文州说让他自己按着自己的感觉来,那么这也是自己的感觉之一吧?选择嘛。

 

 

在进入那间房间的时候,黄少天背后的门已经不见了,他看到的是喻文州,那个在秋千上看书安静的就像小天使一样的男孩子。此时此刻的他坐在钢琴凳上弹着乐章,显然他遇到了些麻烦。旁边的妇女俯下身给他弹奏了一段像是问了他一些什么样的事情,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

 

 

黄少天自己对这种场面倒是没什么感觉,他老爹老妈压根就是那种有钱任性,自己就是跟着请来的保姆长大的感觉。对于自己老爹老妈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看着喻文州的样子好像…有他们也很不错。

 

 

“然后……。他们就不在了。”

 

 

完全没有注意身边的黄少天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看看一边那个坐在地上和他一样有些透明的男孩子。那不就是喻文州吗?但是他不是应该在那边弹着钢琴和他妈妈一起谈笑……。黄少天看看那边和妇女谈笑的喻文州又看看旁边坐在地上靠着墙壁的喻文州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好,或者说来到这个地方他就应该抛弃一开始的常理认识。

 

 

“……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我操,知不知道这样很吓人啊你说什么不在了这对我能不能出去有什么帮助吗我倒是不太明白这种事情啊而且这些不应该是你们弄出来的吗!喂喂喂别装蒜我知道的你也知道的就是你们谁知道你们……”

 

 

“抱歉。”

 

 

那个小小的喻文州站了起来,和黄少天差不多的身高多少是让他有点满意,喻文州牵着黄少天的手,把那本红色的书抱在怀里拉着他就往前走。

 

 

这栋府邸很大,欧风的装饰让黄少天看的有那么些眼花缭乱。

 

 

然后,在前面牵着黄少天手的喻文州停了下来。对着黄少天笑了一下示意他看里面。那是一个玻璃的窗户,干净的很。黄少天往那玻璃里看过去,那妇女在床上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的喻文州笑的和一片即将要枯萎的树叶一般。

 

 

那双教他弹钢琴的好看的手此时此刻枯瘦的不像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喻文州黑色的头发。

 

 

他们好像在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几句喻文州就站起来然后出来了。没有回头,那位妇女就像早就知道了一样笑笑但也掩盖不住眼底的那些难过。喻文州出来了,黄少天急急忙忙的把那个带着自己走的喻文州拉到了一边。

 

 

“哎那个你他看不到我们??”

 

 

“恩,他看不到。”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拽着人到一边。

 

 

 

张佳乐蹑手蹑脚的关上了黄少天的房门然后出来,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叶修还是叼着根棒棒糖,苏沐橙在他身边睡着了。

 

 

本来就是住校的三个人现在暂时转移到黄少天家里倒也没什么不对劲,而且在张佳乐的要求之下。因为少天的妈妈和爸爸都不在这座城市,说白了的工作狂。保姆也只会隔三四天来打扫卫生,所以黄少天理所当然的交给了作为好竹马的张佳乐同学。

 

 

苏沐秋被叶修赶去买菜了,这种时候他们都不怎么开心。虽然说已经放假了,但是黄少天一直都没有醒也是一件让人觉得很费解的事情。

 

 

 

在没有过多久,至少黄少天可以从窗外看出,已经不是自己来时的那个有阵阵凉风拂过脸颊的夏天了。外面的叶子变得枯黄,而这一次他和喻文州,再次经过那个窗前的时候,里面收拾的十分干净,已经没有了妇女的身影。喻文州带着他继续往前走,这次和之前的’’鬼打墙’’不同,通往了后院。

 

 

  那位妇女已经逝世。

 

 

  黄少天看了看身边的喻文州又看了看难得一身正装在一个墓碑之前站立的喻文州。他感觉喻文州牵着自己的手有那么些收紧的意味,黄少天不明白他的感受但是他明白如果自己的老妈或者老爹死掉了他自己也肯定会很难受,就算是和现在一样再次的回顾一遍。

 

 

  黄少天觉得自己干了一件有史以来正确的事情。

 

 

  他把自己的手从喻文州的手里抽了出来,然后把他抱在了自己怀里。安抚的摸着他的头发。

 

 

  不要让他看这些。不止是一次,黄少天在自己告诉自己这一句话。身体上的行动比思考更要来的快些,他只知道现在他哄着的这个孩子需要的是实际的安慰而不是所谓神父的祝福以及主会将他美丽的母亲收回至身旁。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走了不知道多久,或者说不是走而是奔跑。

 

 

  直到黄少天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牵着的人不见了,他的面前出现了那个提着煤油灯的喻文州。他的脸色很苍白,但是依旧笑的很温润的看着黄少天。

 

 

  走吧。

 

 

  他这样对黄少天说着,并且伸出了手。

 

 

  我送你回去。

 

 

  这是第一次,黄少天不太愿意说话。他根本没有做些什么而那个孩子,他好像也没有帮到他。他们所在的地方依旧是那间音乐室,现在看来和一开始那个男孩子弹钢琴的地方一模一样。也和他一开始因为音乐而去的那个时候丝毫不差,依旧是夏天的黄昏后。

 

 

  “喻文州?”

 

 

  “嗯?”

 

 

  “我想听你弹钢琴,可以吗。”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眼里有几分说不出的情感但是很快的被抹去,谁知道那会是什么。喻文州没有拒绝,在钢琴面前坐下弹奏着那再熟悉不过的旋律。

 

 

  而黄少天也是安静的站在他背后,头和之前一样。晕乎。

 

 

  “那个时候…你在想什么?”

 

 

  黄少天问出来了,而喻文州没有回答,或者说他所给的沉默或者旋律就是回答,或者说他什么也没有想。

 

 

   "…谁知道呢?"喻文州万年不变的温润声音在这间空旷的教室里混合着他指尖下流泻出的乐章结尾淡淡的说着。

 

 

  这一次,在黄少天晕过去之前。他听到了回答。

 

 

 

  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在自己的房间,他揉着有些疼痛的脑袋坐了起来。那些事情让他觉得像是一个梦境更像是一个现实,而他现在只愿意把这件事当做一个现实来看待。

 

 

  在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看着全班人有些诧异的样子他还是嘻嘻哈哈的和同学打打闹闹,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叶修好像没来上课,除了这点,这个班没什么不一样。虽然乐乐变得和老妈子一样疑神疑鬼的眼神看得他自己毛骨悚然。

 

 

  放学的时候黄少天把书本收到书包里看着张佳乐,抬头问了一句。

 

 

  “你认识喻文州吗?”

 

 

  “啥?喻文州啊……我给你想想啊。好像是上上届死掉的老师,教音乐的。当时还是全校女生的暗恋对象呢啧啧啧……”

 

 

  黄少天一边听着张佳乐说的一边把书一本本的往包里塞,在看到最后一本的时候他愣了愣神。那本红色的有些陈旧的书上写着三个清秀而有些模糊难辨的字迹。

 

 

  喻文州。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3

 

这篇文这样就算完了!

 

恩……其实我还有新的脑洞啊(。

 

 

感觉长篇一点都不适合我什么的(。

 

 

其实短篇也……。

 

 

顺带一提!!十个粉了哎。

 

 

完全玩不懂lof。

 

 

十个二十个是要点文吗?x

 

 

嘛啊……..不介意的话来吧! 


评论
热度(4)